许四清:打造人人可达的天使融资通道

2018-09-20

阿尔法公社

重度帮助创业者的天使投资基金

━━━━━━ 

本文授权转载自创业邦 作者北冥


近日,2018年创业邦创新中国总决赛暨秋季峰会在杭州举行,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许四清将作为国际战队导师,带领项目创始人出席峰会,与来自五湖四海的创业者交流。在活动开始之前,创业邦就创投寒冬、YC进入中国以及阿尔法公社定位等问题对许四清进行了专访,下面是具体采访内容。

1.jpg


一、 谈阿尔法公社


创业邦:阿尔法公社的天使模式与其他机构有何不同?


许四清:首先,我们是一家重度帮助创业者的天使投资机构,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方面,我们聚焦天使轮,而目前在中国的投资机构里,专注做天使轮的是非常少的,对于创业者而言,这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后轮跟投,那就无异于给创业团队打标签,我们后轮跟投的,容易得到后续投资;相反,创业者融资就会遇到困难。这样,我们就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创业者之上,这不公平,所以我们不做。


另一方面,我们聚集各种行业资源来帮助创业者。经过多年的行业积累,我们建立了一个很清晰的行业图谱,就是哪些大公司在哪些领域重点布局,他们的诉求是什么,他们的资源是什么,这个图谱除了对我们投资具有指导作用,同时也有助于我们帮助创业者配置各种资源。


对于创业者而言,如何把最初做好的产品充分市场化,是一个很难跨越的门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帮助他们对接行业里最有价值的资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摸索了一套双赢模式,使得这个方式很有效。


我们会给创业者做融资指导。很多创业者在融资方面是极度缺乏经验的,比如如何寻找最合适的机构投资人?如何有效跟FA一起合作?如何发现融资条款里的坑?事实上,在融资时有很多基本规则创业者并不清楚,吃亏的创业者也不在少数。我们帮他们清掉融资路上的雷,也帮助他们理解投资人的诉求。通过这种方式,建立后轮投资人和创业者双赢的局面。


创业邦:您刚讲到,你们对创业者实行的是重度帮助,具体体现在哪些层面呢?能举例说明吗?


许四清:以我们投资的项目诸葛io为例,这家公司主要做的事情是消费者行为追踪分析,不仅能够统计每个获客环节转化和流失,而且可以去追踪单个客户的行为,这点对获客以及保留客户非常重要。


在诸葛io的产品出来后,我们就帮他们对接了一家做汽车团购的互联网头部公司。当时他们是通过自己的BI团队来追踪分析客户行为的,因为我之前做过这类事情,知道内部BI团队往往难以满足业务需求,内部团队通常只能“手工”做数据分析,只有产品化的工具效率才能提高。


一星期之后,他们就开始用诸葛io的产品了。


对于初创公司而言,这种“榜样”客户有两到三个的话,会迅速在目标客户群里撕开一个口子,那么之后再进行下一轮融资,基本上就没有悬念了。


创业邦:你们的投资业务线主要集中在人工智能、企业服务、消费零售、金融科技等领域,为什么要做此布局呢?天使投资只专注一个赛道,深耕下去,是不是会更有优势呢?


许四清:我理解你的意思,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看待,会更清晰。


第一,我们瞄准的,是技术成熟,并且可以快速广泛应用的领域。


比如企业服务,国外有很多成熟的应用领域,比我们早走了5年以上,是过去20多年中国资本严重欠债的领域,优秀的创业者很容易得手。过去几年,年年都有人说是2B投资元年,直到现在,年收入过亿的企业服务公司屈指可数,企业服务很多认知误区逐渐被矫正,现在叫元年都不过分。我们投的白山云短短2年收入就过亿了,还有几个其他公司发展都很快,我们对企业服务的判断不断被证实。


第二,我们对所专注的领域比较擅长。


不仅如此,针对不同的领域,阿尔法公社设立了专家库,专家库成员都有多年的知识经验和行业关系。我们自己的积累结合专家经验和资源,就使得我们的投资决策快,对创业者帮助也大。阿尔法公社在市场上有决策快、给钱从不拖泥带水的名声,跟我们在这些领域的知识和资源密不可分。我因为自己干过20多年,干过3次创业的事儿,比较幸运认识一批专家,也踩过很多“坑”, 所以知道些深浅。我们下手还果断,也知道怎么帮忙。


创业邦:阿尔法公社在选择项目的时候,有哪些衡量标准和量化指标呢?


许四清:这个对创业者很简单,你不需要认识我们,只要在我们网站上填一份小问卷,我们就先“见到”你了,而且都是合伙人直接读这些问卷。如果有机会面谈,你见到的就是合伙人。我们经常当场拍板投项目,这个在很多投资机构里是非常难做到的。我们投资的WeHome,是Airbnb出来的两个伙伴出来创业,从见面到钱到账,不到24小时就搞定了。


现在大多数投资机构采取的是“投资经理模式”,由投资经理预筛项目,然后交给合伙人做决策,上交给投资委员会。这样的决策过程,是为几百万到上千万美元的项目设计的,不适合天使投资。在天使项目上,往往需要有深度行业经验和判断力的合伙人,很多优秀项目就是从投资经理手上给丢掉的。


毕竟投资经理从业经验有限,尤其是大多数投资经理也没有创业经历。这不是投资经理的错,是模式不适合。实际上,我们投的公司,创业者从业经历远远比投资经理高深得多。


创业邦:具备什么特质的创业者是阿尔法公社青睐的呢?


许四清:其实作为创业者要申请阿尔法公社的投资非常容易。刚才说了,上我们的网站填一个简单的问卷,这是一个人人都通的快速通道。


什么特质的人容易被我们一眼看中呢?第一,资深的行业从业者,第二,团队比较完整。


我们并不是说一时兴起,看着创业者高兴,就拍板决定了。我们决策快,是因为我们扣扳机的时候,其实是等了很长时间了,只要团队有过人之处,一定很容易得到我们的投资。


创业邦:在投资方法上,您经常提到的一个观点,就是投资科学化,那么,做投资有很多变量和不确定因素,如何实现科学化呢?


许四清:准确的说,是投资的商业模式要注重效率。我们比较注意探索新模式,然后快速实践,把实践快速沉淀成系统,用系统的方法和手段来完成天使投资,这使得我们效率比较高。


举个经常说的例子,做投资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你派猎手出去找项目,找到一个算一个,我们叫它hunting方式,这点我们是不输给别人的;第二种是farming方式,深深地耕我们看中的、了解的赛道,我们是以此见长的投资机构。


创业邦:听说阿尔法公社有一个很酷的办公场所,创业者和你们是怎么互动的呢?


许四清:阿尔法公社有自己的办公场地,我们投的团队可以免费入驻一段时间,硅谷风格,创业者非常喜欢。这个,出自帮创业者在初期提高效率的考虑。


我们在一起交流很多,非常通畅,我们用超过一半的时间去帮助创业者成长,这也是我们和其他机构很不同的地方,大家坐在一起,心在一块。很多公司长大了,搬走了,还经常回来商量业务上的事儿。搬走的基本没离开阿尔法公社1公里的距离,大概是因为大家心里离的很近吧。


2.jpg


创业邦:您是如何看待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的关系,包括你们觉得应该充当什么角色呢?


许四清:我觉得我们是创业团队的一部分,是和他们一起创业的。我们很少对投资的公司指指点点,行业里很多创业者经常私下对我抱怨,说遇到很多投资人像后座司机(back seat driver)。我们决不做这个角色。


我们和创业者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二、 谈钱荒


创业邦:您是如何看待前段时间,媒体一直在谈的创投圈的“钱荒”现象呢?


许四清:优秀的、自信的创业者不必忧虑,也不必纠结这点。


2016年、2017年中国风险投资行业募资规模并不低,这两年募的钱放在VC的兜里,要在未来四年左右投出去(一般正常VC是四年左右的投资期),这说明现在VC不是没有钱。


之所以会有“钱荒”说法,是因为市场上的变化是大家出手的时候比以前谨慎了,仅此而已。但是如果他这个钱投不出去,他的IRR(衡量投资机构的重要指标)会直接受到影响。


所以,这个说法是不太准确和科学的,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现在VC去募钱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但是VC手上依然有钱,只是他扣扳机不像以前那么爽快了。但是,优秀的团队,在任何时候都能融到钱。


创业邦:回顾过往投资案例,哪个项目的回报率是最高的呢?达到多少?


许四清:举白山云的例子吧。这个项目的回报在3年里已经达到40多倍了。


三年前,我们给霍涛投钱的时候,他刚开始创业,在一个小办公室里,我们对他的投资很简单,我们说无条件投你。老霍、沙涌、代翔是少有的优秀创业者...第二年收入就过亿了,实现了盈利,发展这么快,我们也没想到,白山云已经是行业里第三方独立的云服务公司的领导者。


三、谈YC


创业邦:前段时间,YC进入中国,您写了一篇文章《敬佩陆奇,观察YC》,你说过阿尔法公社和YC非常相似,他们进入中国一举,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许四清:关于YC,首先我是非常尊敬这家机构的,他的创始人Paul Graham是行业的先驱,把原来很分散的天使投资行为机构化,让创业者更容易找到投资人,是离创业者很近的一个方式,不论是方法还是条款对创业者都超级友好,是个创举。但我觉得YC在美国的商业模式在中国是不是能够适用,还有待观察。


YC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实践,有几个很大的问题:


第一,小额支票在中国是打不中优秀创业者的;YC在硅谷通常用12万美元占7%的股权,在中国,肯接受这个条件的创业者屈指可数。


第二,“招生季”投资的做法会错过优秀创业者,因为创业不是分阶段创业,创业者想起来就干,看到机会就上,不会等待。


第三,在中国找到高质量GP很困难,投天使的GP是没办法通过市场渠道进行招聘的。另外实际上YC从2005年到今天,才投出几个有限的成功案例来,成功率很低,说明它的商业模式面临着巨大挑战。


创业邦:YC进入中国,能不能说明你们又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许四清:我们对这个事并不这么看,中国不是天使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在硅谷,一个项目拿四五个天使机构或者天使投资人的钱。当然,在国内我们的打法,像之前投过的项目,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我们一家投的,原因很简单,我们出手迅速,钱也够创业者天使这一轮的。


我们在投资的时候,比较看重的就是把我们的钱做成业界最有价值的钱。


四、写在最后


2018年,阿尔法公社已经走过了三个年头,这家重度帮助创业者的天使投资机构一步步稳扎稳打,凭借着对创业者友好,做决策果断快速,逐渐收获果实,赢得掌声。


对于风口,谨慎小心,从不盲目追赶;对于错过的项目,自省反思,总结经验,力争未来精准触及浪潮的起点,当被问及在阿尔法公社布局的领域中,哪一个会迎来爆发时,许四清认为是企业服务。


在他看来,中国的企业,在发展时,得益于人口红利,创业者一般会发力于to C领域,但是与美国相比,中国的企业服务欠账至少20年,而中国的消费者事实上是领先于美国的,因此to B这个领域是真正意义上的价值洼地。


而许四清本人,深耕企业服务二十余年,他希望未来能够带领阿尔法公社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