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项目在“24小时”内就拿到天使轮融资,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2018-09-20

阿尔法公社

重度帮助创业者的天使投资基金

━━━━━━ 



2 个人的创业团队,

参加了一个闭门交流会

只与投资人谈了两次,

在 24 小时内,

就拿到了天使轮融资,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郑伟、刘喆,就是这次“创业故事”的两位主人公。他们的项目成立于2017年,这是一家基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搜索引擎公司名叫Qury,并在前些日子拿到了阿尔法公社与另一家早期投资基金的天使轮融资。

 

CEO 郑伟在创业之前,是谷歌的Mobile Search Ads项目负责人,领导多个手机搜索项目并参与创建了Google Play Store Ads,在搜索领域拥有超过12年的学术研究和工作经验,博士毕业于University of Delaware,硕士及本科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

 

CTO 刘喆在创业之前,也在谷歌的Mobile Search Ads团队,并拥有搜索推荐算法的专利。在此之前,刘喆是广告科技领域独角兽公司Turn的平台软件工程师,硕士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本科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

 

 

01

 

从他们创业之前的经历来看,说他们是两个职场精英不过分,他们拥有着很多人都羡慕的好工作。也有许多人不解,他们在谷歌这种国际巨头公司还想要跳出来是为什么。

 

用郑伟的话说就是:“大公司有大公司的不好,工作确实是有些无聊,人多活少就生出来各种事端,自己想做的项目推进很慢。”而这样的生活对于还年轻、正在奋斗的他们来说,少了许多应有的激情。2016年,他冒出想要创业的想法,自己出去闯,闯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事业。

 

创业起步期最主要的三点就是事、人、钱,也就是确认创业方向、搭建团队、拿到钱。

 

确认创业方向:

 

因为郑伟之前在谷歌工作和科研时做得都是搜索引擎领域,有十几年的积累,对搜索引擎领域的难点与痛点可以说是十分了解。所以思考了两三个月后,他确认了自己的创业方向。

 

方向有了,剩下的就是团队和钱了,但对于另外的这两点,郑伟这个第一次创业的初学者也是遇到了许多问题。

 

搭建团队:

 

据郑伟的话说,他的团队搭建不算顺利,最开始和一个做产品的人合作,但中间对产品的方向和融资时间点有分歧,导致浪费了很多时间。庆幸的是,后来他到找了CTO刘喆。

 

郑伟和刘喆既是同事又是朋友,在郑伟把自己的创业项目给刘喆介绍后,手里拿着搜索推荐算法专利的刘喆就表示出自己很感兴趣,想要加入。两人一拍即合并一起利用空闲时间就把产品demo做出来。

 

经历了搭建团队,郑伟自己对与团队的搭建也有了一些自己的理解,总结来说就是:宁缺毋滥。他表示:

 

刚开始没得选,也不挑,所以也导致走过一些弯路。不过后来发现还是宁缺毋滥。要找玩得来的,毕竟要在一起好几年。他/她也要对这个大方向比较认同的,和自己有一些互补的,并且有野心愿意抛开一切干事的,这样在碰到问题时才能坚持下来。我们在技术上就碰到很多当时看起来无解的问题,不过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的产品就没价值,所以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钱:

 

其实,创业有点像游戏的打怪升级,一关比一关难,过了二关的郑伟终于来到了第三关,也是最关键的一关:钱!对郑伟来说,这一关也是最难的一关却也是最特别的一关。

 

在联系到阿尔法公社之前,郑伟其实也通过一些渠道、去过几次活动,见了好几波VC。

 

在活动上,虽然华人投资人络绎不绝,但是许多投资人的目的大多数都是来扩大北美市场影响力的,能够在项目还没完全成型,与超早期创业者静下心来、真正为早期创业者投钱的人少之又少。而美国的许多机构要不就是觉得项目太早期,需要看到数据,不想要承担很大风险,要不就是不了解搜索市场,市场调研的很慢,一直决定不下来。

 

但Qury的项目又争分夺秒,非要尽快注资。郑伟闯到了最后一关,但这一关走的却不是十分顺利。

 

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参加了一场阿尔法公社在硅谷举办的闭门交流会。这场交流会与其他投资基金在美国举办的峰会十分不同,参会者一共80多个,全部都是准备创业、有创业想法的巨头公司里的硅谷工程师。

 

在活动上,郑伟见到了阿尔法公社的两位不一样的创始合伙人,仅谈了2次后,他就拿到了阿尔法公社的天使投资,用时仅24小时。

  

02

 

“下决定快,懂创业者,甚至会舍弃自己的一些利益去重度帮助创业者”是郑伟对阿尔法公社的印象,也是郑伟最后选择阿尔法公社的原因。

 

他说:

 

“阿尔法公社这么快做决定,体现了对我们和我们团队的认同度,那也就证明之后合作会比较顺畅。


而且阿尔法公社合伙人也曾带着国外的项目进入过中国,经验丰富。


并且十分愿意拿出自己的国内资源,这对Qury未来进入进入中国市场有帮助,这个是其他的投资机构没有的。”

  

03

 

目前,郑伟与他的团队正在全力以赴的开发一个属于他们的搜索平台,朝着自己的梦想与新年努力着。

 

我问郑伟,创业后感觉自己最大的收获有哪些?

 

他说:

 

“作为一个创始人最大的收获就是生活处处充满刺激,再也不用去跳伞找刺激了。在Google,我自己带团队只负责解决技术问题,只向老板一个人汇报就行,市场、产品、资金方面都不用操心。做了CEO之后每天都有坐过山车的感觉,今天一堆钱砸死你,明天钱又要消失了,今天感觉产品是垃圾,明天有个新创新又感觉要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