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问Fintech:金融巨头留给创业者们的机会

2016-12-07

你这件事蚂蚁金服要做怎么办?想必很多金融科技领域的创业者都会被问到类似的问题,一边认为这个投资人不懂行业的同时,一边也确实心里打鼓:他们真做的话,我们怎么应对?


这次的Alpha Founders Club【AFC】的金融科技行业讨论上,宜人贷CEO方以涵和数位准上市公司高管,细分领域上的资深创业者齐聚阿尔法公社,关起门来聊聊到底哪些是巨头们不会做的,哪些是他们正在头疼急需外部合作的,哪些是互联网能抓住的机会。

微信截图_20170516190617.png

就在昨天,一位身份敏感而没有参加AFC讨论的宜信前高管创业者,只身杀回公社,与公社两位合伙人热烈讨论一个中午,言及Payday Loan在国内的机会和时间窗口,碰撞出了完全开辟先河的合作模式,双方大呼过瘾。


AFC将在12月中聚集企业服务领域占领各条细分赛道第一的创业公司创始人一起聊聊后SaaS的变现机会,欢迎各位创业者提前通过afc@alphastartups.netAlphax6与公社联系。

去除了一些涉及各家公司商业机密的信息,公社精选了八问八答,供各位创业者参考:


1、    蚂蚁金服要做我的业务怎么办?

任何一个创业者都会被问到如果BAT也做这件事,你怎么办?对于金融行业的创业者,蚂蚁金服等巨头已经横亘在前,无论资金、客户、数据都已经建立壁垒,看似任何新兴的细分都能降维打击,其实不然。


宜人贷提供几万人民币,几年还款这样的信贷产品,趣店主打几千人民币,几个月还款的产品,前者主打工薪阶层,而后者更像美国的Payday loan,这样对应的资金来源、风控模型也会完全不一样。现在各家考虑的都是如何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吞下更大的蛋糕,更无在其他业务分散精力。就像说为什么小微企业有创业公司的机会,因为太难做了,大公司不愿意碰。

2、    移动互联网金融是怎么回事儿?
12年,互联网金融刚起步的时候,移动互联网能提供的最多是个工具,比如信贷计算器。之后才考虑能不能做贷款业务,但最开始也只是通过手机获客,拿到电话号码再电销。当时没有人考虑申请、审批、放款、还款全流程都在手机上完成。发展到现在,手机,具体说是手机号码,才在整个风控中扮演了重要的地位。所以商业要有前瞻性,也一定要匹配技术、数据、认知水平。

3、    这么多家上市公司,金融行业还有创业机会吗?
毫无疑问,金融行业一直都是GDP的最大贡献者,而即便在美国,金融活动80%仍然是线下达成,任何一个细分的效率提升抑或是风险降低,都足以诞生一家上市公司。像Xoom这家专门给美国移民提供网上境外汇款的公司,2013年在纳斯达克上市,15年被PayPal以8.9亿美元价格收购。


另外一个现象,所谓的千禧一代(Millennials)更加乐于接受互联网金融,同时对于银行或是某个品牌,根本无从谈起忠诚度,他们成为金融行业的主要消费群体之后,市场的玩法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4、    互联网金融的门槛在哪里?
首先是获客,由于对于额度较低的信贷产品,是绝对无法支撑单个付费用户几百元的成本的,所以会出现互联网金融公司到较大规模纷纷站队的现象,同时对于优质用户的刺激复购也是分摊获客成本的办法。


其次是资金成本,一旦发现优质的获客渠道,短时间内资金压力会非常大,口袋不够深的直接结果就是客户流失。

5、    信贷的本职就是套利?
一种新的信贷产品的出现,其实可以理解成套利空间,最勇敢的人最先冲进来,抓住机会,利率降下来,一定门槛,但并不高,最开始的人玩过一遍之后,大家都知道怎么玩了,资金成本低的人开始进入。监管问题也是风险,监管是人为的给资质上有优势的资金制造降维打击的机会,大家玩透了,能够调动监管力量的看明白了进来,然后加一道墙限制其他人。

6、    大公司真的会用第三方金融数据服务吗?
答案是会,即便巨头们掌握了大量的客户数据,但仍有很多方向应接不暇。对于额度较小的信贷业务,公司没有太多成本可以花在单个用户的判别上,对于批量数据分析的业务他们是乐于买单的。反欺诈一直都是所有互联网金融公司,甚至所有牵涉交易的互联网公司最为头疼的事情,直接反映在坏账率上,这也是创业公司的机会。

7、    社交数据用来做征信?
这里纠正了一个概念,业内来说,所谓的社交数据指的是运营商数据,这部分能够提供地理信息、话费信息等等,是非常有价值的。但微博之类的广义的社交数据,至少对于信贷帮助非常有限。

8、    现在的智能投顾这么火,到底能干点啥?
首先明确的是,智能投顾的“智能”更多是对于资金端来说的,理解客户需求,尤其是除了回报率之外无法准确量化的需求,比如家中老人小孩的情况等等。在资产端,所有的智能或者说技术都在早就基金里了,就像炒股能赚钱的人不会卖自己的交易策略,而会募一只基金一样。


智能投顾面临的两个挑战,其一,单纯追逐回报率的话,数据是可排序的,提供给客户排名就行,没有顾问的价值;其二,如果试图去理解客户回报率之外的需求,就牵扯到了情感、信任,这些是人工智能很难达成的,最终还是要靠人工,而持证的投资顾问有限,就遇到了和互联网医疗同样的问题。

Alpha Founders Club是阿尔法公社组织的系列行业聚会,已经针对安全、VR、计算机视觉等领域举办7场,每次聚会邀请10位行业内资深从业者和创业者参与讨论,参与到前几场AFC行业聚会的包括微软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邓力博士、Uber集团产品经理Nundu Janakiram、诺亦腾CTO戴若犁博士等业界/学界资深人士,以及多位上市公司董事长/CEO。公社曾在AFC聚会当场发出过4张Term Sheet,希望参与到后续行业讨论中的,可以通过afc@alphastartups.net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