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在光律师:创业早期股权分配的水有多深

2015-07-24

阿尔法公社每两周举办一次干货满满的的导师授课,这次我们请来了卢在光律师,一开场他向大家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占了公司60%股份的创始人,在创立短短两个月后就融资成功,股份被投资人大比例稀释,并迅速设立期权。当技术资金都逐渐完备的时候,一切过程都看似合理,但创始人竟因为对公司彻底丧失了控制权被踢出!为什么突然创业者被投资人逼迫离职?为何最大的股东因为法务漏洞被逐步瓦解?在股权分配中,1%的股份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法务存在漏洞、法律文件不够完备,创业者在创业阶段可能还没过河就被拆了桥。

阿尔法导师

卢在光律师,康奈尔法学硕士毕业,回国后进入了汉坤律师事务所,被誉为中国“三十岁以下最优秀的三十名律师”之一。在本次分享中,卢在光律师为创业者们详尽介绍了融资的基本法律过程及致命雷区。在这里我们为大家整理了一些涉及到初创时期法律领域的内容,希望能够普及被创业者误解甚至忽视的内幕。

blob.png

股权分配方案早敲定

公司创始时,创始人不要股份均分,因为如果准备在中国上市,中国法律、证监会和股转系统要求只存在一个实际控制人。其次,从经营的角度出发,股份均分对决策、判断并无益处。因此,我们要在创业的第一天,把项目想清楚之前,就把创始人股份分配好,把比例谈定,以避免日后经营中对股份的争议和不满,让大家能够全身心投入到公司运营上。 关于股份兑现,简单说就是把股份留给干活的人。我们肯定不希望在辛苦把公司做的初具规模后,只在公司工作了三天的某位创始人就能拿到25%的股份。一般来说,我们会对股份兑现设置4年-5年的期限,每年持有这份股份的1/4。举个例子,比如在10%的股份里,第一年结束就只有2.5%可以被实际操作,剩下的7.5%还不能兑现。如果一年之后离职,就只能带走这2.5%。对于这2.5%,一般我们也会建议投资者约定离职后不能带走,只能卖回给其他的创始者或公司,乃至投资人,价格以公司最近一轮估值、或公司最近一轮估值的一个百分比为准。

种子轮必须减少股权稀释

按照我们的经验,种子轮稀释6%-10%左右比较合适。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表格:

blob.png

如果给种子轮15%的股份,正常来说,还要做一个10%的员工期权池。种子轮之后,创始人的股份就被稀释到75%。之后如果公司发展良好,并吸引了更多关键人员,下一轮VC时投资方再稀释25%,期权池稀释创始人股份的15%。到这时,种子轮被稀释到了9%,VC的A轮占25%,期权池占21%,创始人只剩45%。到了B轮,因为公司估值增高,可以只让给VC12.5%,再拿5%放到期权池。于是B轮之后,创始人还有37.13%,期权池22%。C轮之后,整个创始人的股份就只有32%了,而做到上市,可能需要4-5轮的融资。通过这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唯一能减少股权稀释的部分就在种子轮。所以我们建议大家采取小步快跑的方式,多融几轮没问题,但每一轮不要稀释太多的股份。

慎选架构谨防“余震”

影响架构选择的首要因素是行业是否有准入限制,有限制时一般通过VIE架构实现。创业者的个人因素也会产生影响,比如国籍和在工商、税务部门的记录。之前碰到过很多项目,投资人已经准备投资,创始人却在境内设公司时被拒绝,只因为他在工商或税务部门的黑名单上,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把整个架构分到境外去。最后还要考虑政府审批难度、重组成本等问题。

VIE结构蓬勃发展,新浪、百度都是通过VIE模式进行上市。现在还有些电商平台、广告、新媒体、文化、教育、医疗、金融服务,一些P2P的金融公司、网游公司、制造业的公司等也开始慢慢趋向VIE架构。VIE架构的形成,第一需要创始人做37号文登记,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境外投资登记。之后要去设立BVI公司,BVI公司设立开曼公司,开曼公司再设立香港公司。

blob.png

期权池的水有多深

关于ESOP(Employee Stock Ownership Plans,又称公司职工持股计划)的问题大家都很关心。期权就是让你在以后固定的某个时间去固定价格、去买公司股权的一种权利。境外架构下会有详尽的协议,而境内架构目前的方式是创始人代持。一般我们会建议找公司最大的股东代持,这样国内上市时,相关机构会把他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者,易于操作。其次一种方式就是有限合伙。

期权池一般在种子轮只占10%,A轮再增加到15%-20%,C轮保持在20%左右比较合适。期权不够发时就可以拆股,1拆5或者1拆10。好比每一股的激励已经能达到10美元,而我想每股1美元,于是做个1拆10。但拆股在境内比较难做到,所以我们通过相似的影子股票、虚拟股权的方式实现。另外,我们会建议员工离职时一定把期权处理掉。但如果员工特别靠谱、做得极好,公司也很信任他,这时可以将行权期限延长,签订协议让其能够在公司上市时行使权力;其他员工可以直接谈定价格,公司以约定价格回购、代扣代缴所得税。

blob.png

Q & A

问题一:种子轮融资有没有必要设立董事会?

卢在光:设立董事会是一个惯常的要求。投资人会从董事会和股东会两个层面控制你的公司。所以如果设立三个席位的董事会,要给投资人一个席位。一些关键的条款必须要经过投资人、董事同意,公司的日常运营另外两个董事就可以决定。

问题二:创始团队的股权怎么分配?

卢在光:创始人在保证有足够控制权的前提下,剩下的股权要和团队其他人尽早谈透彻,按贡献分配,让大家满意,心服口服。

许四清:如果你是CEO创始人,第一,在公司创立时,不要和不合格的创业者合作,持股人必须全职在公司工作,否则他们会变成下一轮融资的毒药。第二,早期分配股权时,颗粒度及其重要。对非常早期进来的人可以用百分点作颗粒度,但对一般的员工不要上去就谈百分点。

问题三:创始人离职后,股份回购该怎样定价?

卢在光:在签约时就约定好。一般是以最近一轮估值为准,或最近一轮估值的一个百分比。

问题四:我是一个CEO,但是没有绝对控制权,投资人建议我代持和设立股权激励,这样合理吗?

卢在光:投资人希望你股权不要太分散,从而减少经营上的不顺畅。你可以以代持的方式增加股权,但如果你今后要在境内上市,所有代持就要清理,所以这是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股权激励是一个好方法,如果每个人都可以稀释一部分股权做出期权池,也可以弥补股权控制不足的问题。

问题五:早期创业者都希望降低法务成本,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卢在光:法律文件上的很多条款可以有很多变化,而这些变化对你之后的融资和上市会有决定性影响。术业有专攻,前期找一个好律师很关键。你可以通过孵化器、像阿尔法公社这样靠谱的天使投资人给你推荐好的律师。虽然天使轮融资的5%或10%都用来付律师费了,但这个付出能然你避免以后更大的伤害。

许四清:这个钱还真不能省,既然创业,就是全身心投入,对你的合伙创始人、联合创始人都是大事,这点律师费还是应该花的。

问题六:创业公司在天使轮该怎么估值?

许四清:天使轮遵循的大概标准是,有五到十年创业领域经验、核心竞争力、技术人员或商务关系的团队,种子轮大概估值在一千万到两千万人民币。到了A轮,状况万象丛生,大家要尽量找好的、有名的、非策略机构投资人。策略投资机构投的是行业里面的钱,一旦拿了它的钱,第一,你可能被站队;第二,你要为它的策略服务。所以好的投资机构对你下一轮的估值是很强的提升。

问题七:天使投资人该占多少股权?

蒋亚萌:直到你融到一个比较像样的机构投资人,在这前你都不要让出太多,这样才能保证你后面阶段的灵活性,因为这些大机构一般的股权不会低于20%。

许四清:像我们阿尔法公社,作为重度帮助创业者的投资人,10%是一个标尺,刚有主意的时候我们就放钱,第一笔投资最多占到15%。因为项目好的话,A轮投资人希望占的股权基本都在25%上下,如果我们天使投资之前要的太多,再加上发放期权,融完A轮创始人的控股权就已经没有了。